5   +   9   =  

小小一物,却难以驾驭,可以如尖叫般震耳发聩,也可以如耳语般娓娓动听。有人赞它无与伦比,有人斥它骄奢淫逸,这件物品堪比武器,无所不能,充满罪恶,两极分化,而它的本质就是烟雾。Vicky Huang娓娓道来中国熏香的历史。

一则中国香水广告 1936 来源:搜狐

一则中国香水广告 1936 来源:搜狐

国文化大革命时期 (1966-1976),香水可以像武器一样对人造成威胁。那时,谁胆敢像西方中产阶级一样滴上一两滴香水,必定会遭受羞辱。当中国推翻了四人帮,历史逐渐步入正轨,人们要么忘了香的存在,要么认为在全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时候,辛苦钱用来买日常必需品更合理。

香,烟雾缭绕,风情万种,可能会惹是生非,但绝不像毛泽东描绘的是来自国外的妖魔鬼怪。

你是不是嗅到什么了?我们也嗅到了。

岭南风貌:从功夫电影窥探中西文化交融进程

共产主义者毛泽东则鄙弃中国这一历史悠久的嗅觉盛宴。早在法国路易十五(1710-1774)倡导“香水皇宫”之前,中国在汉朝 (公元前206 -公元后220 )就已经形成了与香(中文又作“熏香”、“香水”、“香草”或“香料”)有关的错综复杂的礼仪和娱乐活动。

香是道教的挚友

中国文化建立在三大支柱之上:儒家思想、道教和佛教。道教可追溯至公元前三、四世纪,具体时间目前尚无定论。道家借助焚香以求达到身心合一。在修道之人看来,固体香料蒸发化为香气,肉体凡胎的桎梏达到灵性的苏醒,这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从本质上讲,几百年来三分之一的中国文化将香视作救赎,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它却被视为堕落腐化有失有伤大雅。然而,你且看香奈儿五号是如何在当今中国香水市场上独占鳌头。

时代变化无常。

袅袅香气从香炉中飘散而出 摄影Yang Xiaozhe

袅袅香气从香炉中飘散而出 摄影Yang Xiaozhe

天哪,皇室亦然

事实上,香备受那些厌倦物质世界以及政治游戏之人的推崇。你猜怎么着?它同样也受到封建统治者的追捧。

丝绸之路上采购的香油、鲜花、檀香以及其它香料在皇室宫廷大行其道。在汉朝时期(公元前260 -公元后220 ),大臣必须用肉桂、丁香、桂皮和八角制成的香料焚香熏衣,方可觐见陛下。

爱香者之中,最具代表性的权贵非慈禧太后(1835-1908)莫属。她豆蔻年华成为妃嫔,一路问鼎权利巅峰,在中国末代王朝,也就是清朝从鼎盛至衰败时期间(1644-1911)垂帘听政、执掌大权。她最喜欢茉莉、玫瑰、桔花和金银花,不仅抹在身上还用于泡茶。

特写:上海klee klee迎难而上攻克纯天然

文者樂香

慈禧举办茶话会必定要香气萦绕,这听起来如此讲究和风雅,而唐朝(618-907)和宋朝(907-1279)的文人雅士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人们在家宅里和床榻边放置香炉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。中国传统文学以及艺术创作中也都描绘女子在百合、荷花和菊花的汁水中沐浴。社交聚会,尤其是上层社会,自然少不了品鉴香料。

参与者称其为“斗香”,他们调制香料、辩识香料、吟诗作赋或通过其他艺术创作来赞颂香的神奇,不亦乐乎。

焚香之趣,谁愿一试?

一个贵妇和侍香婢女 来源:搜狐

一个贵妇和香爐 来源:搜狐

制香大师的五条诫命

自毛泽东下令不得喷香水以来,已经过去了几十年。现如今,中国人民就算不是对香水趋之若鹜,也开始渐渐敞开怀抱,确切说是西方香水。那传统中国香怎么了?我们能从这古代技艺中提炼什么?

Temper找到南宋(1127-1279)冯家香事的传人梁千里,通过采访来揭露香之奥秘。

梁千里和他一套制香工具 摄影Yang Xiaozhe

梁千里和他一套制香工具 摄影Yang Xiaozhe

梁千里18岁退学,潜心钻研制香学问,磨练自己的技艺,将家族的秘方发展成科学、艺术和哲学的思想。凭借数学般的精准以及正如他名字“千里”所蕴含的艺术技能和必胜决心,他提炼出五个道理:

1。不要把任何可以点燃的小细条称之为香

寻求香的本质而非浮于表面。

“想象一个球体,球心是本质,所有的点自球心延伸出去,并且占领周围空间,就是从本质衍生出的功能。人们只有通过调查研究这些延伸的点,才有可能对本质有所了解。

我们要不断接近本质,最好可以触及本质,这样我们在做任何判断和决定时都能脚踏实地。我一直提醒人们不要把任何可以点燃的小细条都称之为香,这个想法是我在追寻香的本质的时候萌发的。”

 

2。东拼西凑算不上调香

研发香的秘方时,要试着通过各原料之间碰撞出火花,从而形成新的香味。

“如今市场上的香水并没有遵循这个道理;他们配方看似复杂,但也仅仅只是把各种香味混在一起,混合物并没有形成新香味。不但没有带来愉悦,而且让闻香的人大脑一片混乱,不得不绞尽脑汁地分析这变来变去的香味到底是什么。

如果比做音乐,我的香好比泛音,其它的香好比杂音。”

Close-Up: The Art Of Body Painting And That Chinese Touche Eclat

3。香之最,貴在不擾人

香的高贵优雅源于它含蓄内敛。在一个环境中,香气总是悄然无声地释放自己的魅力。

“熏香之时,香气并非始终都能闻到。它更像是流连徘徊,时而销声匿迹,时而突然现身给你意外惊喜。香提供了足够空间让鼻子和大脑放松休息。它因闻者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而有所不同。

有趣的是,人造香水通常有一股刺鼻的味道。我不把这些香水当作香,它们的气味太招摇。”

 

4。香可连接人和自然

许多南亚和中东国家在调香时只使用油,然而中国制香坚持使用相对完整和原始的材料。

“当从檀木中萃取出油后,我们会得到三样东西:木渣、溶于水的液体和溶于脂类的油。我们会把这三样东西视作一个整体,而不会将他们区分开来,当作单独的檀香油…

这反映我们尊重自然…不是说尊崇野蛮文明,而是分析自然的规律从而揭示人与自然的联系。”

梁千里在实验室中提炼香 摄影Yang Xiaozhe

梁千里在实验室中提炼香 摄影Yang Xiaozhe

5。香可直指人心,明心見性

佛教认为唯有心是真正永恒的。一旦找到,你就以更洞明和从容的态度看待世界。

“如果我告诉你找到自己的心,你很可能会不知所措。但如果我教你制香,通过制香你可能有自己的洞察,然后再传授你佛教智慧,那你就更有机会大彻大悟。

 

初级觉悟就好比吹湯見米。一旦你停了,米粒又会沉下去。更新之后,平和的状态就是知道米粒沉在碗底,但同时有一种澄澈和谐之感。而只有当你知道如何在需要的时候吹动米粥,方能到上乘觉悟。”

 

香,隐于无形,闻之难忘,是最上乘的配饰。香可能是骄奢淫逸之物、是西方罪恶之物。然而,但是这些标签都不足以反应它能力的十分之一。让你屏住呼吸…

缕缕香烟是通往涅盘的高速公路。

你准备好开启鼻尖上的中国了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文翻译:吴颖超
作家:VICKY HUANG — 编辑ELSBETH VAN PARIDON
特色图片:来自FRAGRANCEX
若发现有误或是想要补充,您可以在评论区留言,或是发送邮件至INFO@TEMPER-MAGAZINE.COM。
© THE CHINA TEMPER, A TEMPER MEDIA PRODUCTION, 2020 版权所有。
未经允许不得使用TEMPER MEDIA的任何内容。您可以发送邮件至INFO@TEMPER-MAGAZINE.com与我们联系。

 

Vicky Huang
Latest posts by Vicky Huang (see all)